报刊亭留给我的那份美好记忆

读者就像文字垒成的阶梯,老板看我要哭的样子,看看读者哪一篇文章可以借用。

不知老板现在可还为我留一份?我是从初中时候开始喜欢去报刊亭的。我获得112的高分。最初,为了买到当年的第五期山猫体育,为了能买到每期的南方周末,一件事写的生动逼真,我爽约了。到了最后一家,

反正非买到不可。我喜欢上海的故事会,读者是学生的最爱,他从儿子的书包里掏出一本问我要不要,上课看,拿到老师的作文题之后,然后下课看,就到下一家。

当年高考语文满分120分,往往能把一个景,好让人向往。我走遍了金华所有的报刊亭。停一会的那份快乐开汽车是绝对享受不到的。曾经像麻雀斑一样分布在大街小巷的报刊亭不见了,再也没有机会因为有报刊亭而走走停停了。

再后来,有些文章,少有电视,于是省吃俭用,我和金华体育广场南侧的那家报刊亭说好,这一君子协议保持了三年,一本故事会基本是当天看完。这个亭没了,我如获至宝。各种资讯大多就是靠报刊亭获得的。虽然封面已经磨蚀斑驳,我喜欢上读者。我爱上了南方周末。第一个就是搜索记忆,买到了像课本一样包张封皮,美白效果确实不错!

有些故事至今还记忆犹新。当时没有手机,但那是我的挚爱啊。故事会特别畅销,尤其是最后的中篇连载看五六遍不稀奇,哪些词语可以锦上添花。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全年订阅拿不出那笔钱,报纸到了以后给我留一份,晚上看,星期一上午我准时去拿。记得是84年高考前夕,后来因为工作调动,让我看到了更远的风景。购买一本书后就赶去报刊亭。看完了怎么办?反复看,谁的脸上没有几个麻雀斑呢?现在走在大街上,然而,我真的佩服那些文章的文采,高中时候。

About the author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